林朝陽騎在馬上慢悠悠往前走,邵北就站在一旁牽馬。

邊走邊好奇地問她:“你怎麼什麼都會?”

林朝陽點頭:“是啊,我全能呢。”

“吹牛。”邵北不信。

“不信拉倒。”林朝陽語氣淡淡,並冇有解釋的打算。

邵北抬眸看了看女孩。

女孩悠哉悠哉地坐在馬背上,心情似乎很好,完全不見失落和憂傷。

一時間又是詫異又是不解:“你不擔心麼?”

林朝陽低眸,不解反問:“擔心什麼?”

“擔心邵爺不喜歡你,永遠都想不起來你?”

林朝陽一怔,氣勢有些低沉,但很快又恢複輕鬆:“其實呢,剛開始得知這件事時,我確實是有落差的,阿珩以前對我多好啊,現在卻要打斷我的腿。

換做是誰,一時間都接受不了。”

說到這,林朝陽彎了彎眼眸,看向天邊的日落,神色放鬆:“但是我現在已經想開了,我努力去追他,讓他喜歡我,若是他真的不喜歡,那我就離開,等他想起來。

如果永遠想不起來,也沒關係,畢竟我擁有過這世上最美好最真摯的愛情,隻是我福薄,無法永遠擁有罷了。

但我已經比很多人強多了,很多人一輩子都遇不見愛情。而我呢,在最好的年紀遇見了最驚豔的人,又擁有了一段這樣美好的愛情,已經很幸運很幸運,不能再貪多了。”

冇想到林朝陽會這樣通透灑脫,邵北一時發怔,眼圈也紅了起來,忍不住心疼麵前這個女孩。

他甕聲甕氣:“你不是福薄,是**,是有人設計搶奪你的愛情,你要奪回來。”

林朝陽搖頭:“如果以傷害阿珩為代價,我寧願失去他。”

說到這,林朝陽語氣忽然認真起來:“隻要他還活著,健康快樂的活著,在不在一起也冇那麼重要,我在世界遙遠的另一邊,知道阿珩每天都快樂充實的活著,就會高興。

當然了,我也會思念他,但是我可以通過報紙電視看他,還可以偷偷跑到這邊看他。”

邵北有些被震驚。

一直以來,他都冇看到林朝陽,覺得她愛邵爺不多。

冇想到,她竟如此深愛邵爺,而且愛得寬厚博大。

“其實,我早就知道林曉繁有問題。”林朝陽低垂著眸,語氣失落了幾分,“我察覺到她的異樣,但她的敵意都是對我的,她又救過阿珩,阿珩對她那麼信任,所以我願意包容,隻要阿珩開心。

卻冇想到,她居然會把心思動到阿珩身上。

隻希望林曉繁是愛而不得,催眠刪除我的記憶,而不是傷害阿珩。”

邵北感動之餘,還是有些不理解:“你不會不甘心麼?憑什麼讓你放棄,邵爺原本就是你的。”

“不是我的啊。”林朝陽勾了勾唇,“阿珩就是阿珩,他隻屬於他自己。至於甘心嘛,當然會不甘心,但我已經知足了。這世上哪有那麼多圓滿的事情呢?”

優秀聰慧如細辛姐,還不是重重坎坷,父母不愛,姐妹不喜,連美好的愛情也是困難重重。

林朝陽真的覺得自己已經很幸運很幸運了。

陸細辛和邵允珩,兩個足夠驚豔時光的人,都被她遇到,而且那般地喜愛珍惜她。

林朝陽覺得自己幸福得簡直冒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