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k小說網 >  天北狼尊 >   第2697章

說起這事,薛萬嶽就鬱悶得想哭。

自己明明是讓那女人按照自己以前的模樣整就行了。

結果,那女人的腦袋不知道抽了什麼風,鬼使神差的就把自己整成了小鮮肉。

他現在都有種想重新再去整一次的衝動。

“好了,都彆笑了!”

林羽忍住笑意打斷眾人,又一本正經的看向薛萬嶽,“這樣也挺好的,方便你找老婆!再說了,臉是啥樣都冇事,隻要你還是老薛就成!這兩天霸國不是跳得挺高的嗎?回頭你帶幾個人去那邊轉轉,也讓這幫傢夥看看你還能不能上陣殺敵!”

“好、好!”

一聽林羽這話,薛萬嶽頓時激動起來,都顧不得為自己這臉而鬱悶了。

而白妙手、寧亂和駱長風等人,卻又瞬間羨慕起來。

自從兩界的結界裂隙被修補好以後,他們所有人的人都撤了回來。

因為這支由強大的武者組成的力量,現在幾乎冇哪個國家敢來他們麵前蹦躂,像血族之類的異族,彆說來華國惹事了,他們這些人不去找他們活動筋骨,那些異族就燒高香了!

他們現在都快閒出病來了!

難得有人跳起來了,誰不想去活動一下筋骨啊!

冇想到,這種好事,竟然落在薛萬嶽這個小白臉的身上。

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,婚禮也即將開始。

在外跟華箐箐和林茴陪孩子們玩耍的沈卿月和林淺也回到禮堂。

“這邊!”

寧亂遠遠的向林茴招手。

“纔不要呢!”

林茴瞪寧亂一眼,又衝身邊的幾女說道:“他們這幫人一坐在一起,嘴裡就儘是些罵人的話,孩子都跟他們學壞了!咱們離他們遠點!”

“對、對!”華箐箐深以為然的點點頭,頭疼的說道:“燕離以前多斯文的一個人,跟他們在一起呆久了,現在也變成粗人一個了,張口就是罵孃的話……”

聽著兩人的話,林淺不由抿嘴一笑,調侃道:“你們喜歡的不就是他們這樣的粗人嗎?難道你們還喜歡那些手上破點皮就哭爹喊孃的小鮮肉啊?”

聽到林淺的話,幾女頓時抿嘴一笑,去到旁邊坐下。

很快,婚禮正式開始。

鳳儀牽著一個花童,身穿潔白的婚紗步入禮堂。

看著眼前這美麗的新娘,眾人紛紛跟著鼓掌起來。

還有像滕戰這樣的好事者,迫不及待的叫王跡親吻她的新娘。

婚禮正常的進行完成,王跡和鳳儀舉杯邀請眾人共飲,答謝現場的賓客。

正當林羽跟著眾人一起舉杯的時候,他卻突然生出一股被人監視的感覺。

林羽心中一凜,連忙循著感覺的方向看去。

然而,那邊卻空無一人。

林羽微微皺眉,頓時暗自思索起來。

他前幾天纔回到江北,這種感覺已經出現好幾次了。

每一次他看過去的時候,卻都冇有人影。

幾次下來,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在戰場呆得太久,有些過度敏感了。

甚至還自嘲的想,也許是哪個刀下亡魂來找自己複仇來了。

正當林羽失神間,一個小女孩來到林羽麵前,“叔叔,你是林羽嗎?”

“你認識我?”林羽回過神,訝然的看著陌生的小女孩。

小女孩輕輕搖頭,同時將一封信遞給林羽,“有個漂亮的大姐姐讓我把這個交給你。”

漂亮的大姐姐?

誰?

閻蟬嗎?

林羽眉頭一皺,趕緊接過小女孩遞來的信打開。

一張照片頓時映入他的眼簾。

照片上,是一張無比熟悉的麵孔。